荣誉之标

一战时期,The Macallan拒绝妥协

面对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不确定性,我们决心坚持。

我们每天都作出艰难的抉择,需要不断权衡,并面对妥协的压力。然而,如果这些决定有更大的目标和愿景支持,某些牺牲不仅必要,而且值得。正是这种耐力和决心铸就了品牌的长久存在和强大个性,并为未来的挑战做好了准备。

1914年一战爆发后,整个国家开始经历挣扎和艰辛,其程度在现代是前所未见的。由于军队和工厂专注于战事,也由于对酒类销售的限制以及赋税的增加,企业因人手不足而纷纷关闭。供应链中断意味着在产品质量方面存在巨大的妥协压力。

 

这一时期,The Macallan的掌舵人是Alexander Harbinson博士。他是Kemp Trust的受托人,当时也兼任管理合伙人。这是Roderick Kemp(1892至1909年期间拥有The Macallan)过世后成立的一家机构,旨在保护其家族对于企业的投资。正是Kemp强硬的领导方式为品牌注入了追求卓越的精神和毅力,为之后的艰难时刻树立了标准,也成为我们今天品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坚持标准

从信托机构在整个一战动荡时期的通信可以看出,即便迫于走捷径的压力,即便这份压力真实存在且合情合理,我们也坚决拒绝在任何业务领域作出妥协(包括威士忌原料)。尽管采购困难,Harbinson每周依然会检查仓库中酒桶的状况,以确保达到标准。如果木材质量出现问题,就立即加以解决。 他是个直言不讳的人。在一封信中,他指责一家向他们提供劣等大麦的供应商。他对这一合作伙伴说:

(我们的)酿酒师当时报告说,‘酸味难闻,完全不是一个像样的样品。’ 事实已经非常明显,这批大麦确实非常糟糕,而且一定会影响我们威士忌的质量。

酿酒师竭尽所能希望让大麦出芽——这是制造新酿酒必不可少的工艺——但最终仅有50%存活。这一比例是不可接受的,尤其是其购买价格是按照更高质量的样品确定的。随后,Harbinson礼貌而坚决地要求了退款。

1916年,战争即将结束,寻找足够身体健全的工人以确保企业的持续运行成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障碍。

尽管失去了箍桶匠——这影响到酒桶的修理,信托机构还是坚持在产量减少的情况下照常营业:

我们有很多人参军,因此目前员工人数大大减少。我担心我们会很难找到替代他们的人。但只要有可能,我们完全愿意工作。我们的产量比平时低,因为员工减少了30%,而且平均5年的陈酿时间也对我们产生了不利影响。

在其他更令人感动的信件中,Harbinson为战争中失去的众多生命表示了哀悼,并希望敌对行动很快就会结束。他尽其所能与公司的客户建立牢固的关系。无法供货时他会表示遗憾,而当他自己无法提供某一瓶陈年Macallan时,他会推荐其他购买渠道。

 

坚持标准并不总是轻而易举的,尤其是当控制范围之外的压力迫使你作出妥协时。在当时情况下,关闭企业一段时间或采用次优的原料酿酒,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然而面对挑战和代价,信托机构还是决定维持运营标准。正是这种拒绝妥协的做法成就了The Macallan今天独一无二的品牌和无与伦比的酒类产品。

注册

走进MACALLAN的世界

探索

趣闻轶事

挺过二战期间的威士忌行业

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