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The path of least resistance lures us with the promise of an easy ride. But where does it take us?

Please enter your date of birth.

I am of legal drinking age in my location

-

By entering our website you agree to our Terms & Conditions and Privacy Policy. For information on alcohol responsibility, visit drinkaware.co.uk

Make the Call

放膽追尋更遠大的目標

輕鬆的路 往往最有吸引力
但這條路究竟通往何處?

 

Make the Call

兩條通往未來的路

每段旅程都有交叉路口,每次嘗試都需要放膽抉擇。 這些選擇往往左右了未來多年的方向,因此並不容易決定。在德國影像工作者 Juriaan Booij 的協助下,我們拍攝了一支影片,描述兩個曾對麥卡倫產生重大影響的轉捩點。

第一個的根源可上溯至 1587 年,當時 Francis Drake 爵士帶著 2,900 桶搜刮來的雪莉酒從 Cadiz 歸來, 英國人從此愛上了雪莉酒麥卡倫看見了這種珍貴貨物真正的價值,將空雪莉酒桶拿來熟成威士忌近百年之久。

在現代,由於雪莉酒的需求量降低,雪莉桶供應量也隨之減少,因此我們必須做出決定--應該繼續走那條他人已走過的平坦大道,還是轉往西班牙開闢一條新路?一如所有「橡木桶大師」所說的,木材是影響威士忌特性最重要的因素,威士忌的風味高達 80% 源自熟成的木桶。因此也許自製木桶原本就是無可避免的一步。

影片的開始,我們訪問了 David。他負責選出西班牙北部最優值的慢生種歐洲橡木,而後南運至赫雷茲的製桶廠。在這裡將木板製成木桶,裝填入雪莉酒後儲藏兩年,再運送至位於北蘇格蘭斯佩河畔的麥卡倫釀酒廠。

一個木桶最多需耗時五年才能製作完成,成本高達波本桶的五倍,為什麼我們還要選擇 一條可能危及企業根本的道路?

對我們而言,這就是正確的決定。隨著麥卡倫威士忌的名聲日益提升,擴大規模並走向另一個轉捩點已是在所難免,勢必需要建立新酒廠以滿足日漸增多的需求。一個設備新穎但毫無特色的酒窖式酒廠,建立起來既快速又經濟,但能夠為後世奠定堅實的基礎嗎?能夠凸顯周遭環境之美嗎?能夠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嗎?

最終還是我們的威士忌指引了方向。我們委請千禧巨蛋、墨西哥市機場、歐洲人權法院等諸多偉大建築的幕後推手來協助我們。影片中也可看見我們的首席工程師 George,他的任務是協助我們建立一個新家,以展現傳世珍寶的珍貴特質。

Rogers Stirk Harbour + Partners 建築事務所為體現此恢弘願景所設計的壯麗建築,不僅完全溶入斯佩塞連綿起伏的丘陵,也與酒廠中的工作團隊完美契合。若要問過往的決定與足跡讓我們學到了甚麼,答案便是:追求遠大的目標沒有捷徑。

Explore More of our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