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表達

第 3 部分:The Macallan 最重要的成分:時間

為何選擇等待是我們威士忌釀製過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雖然人生有時需要快速做出決定,但在追求更偉大的目標時,往往是場耐心和毅力的賽局。若沒有耐心等待,The Macallan 不會是今日的面貌,因為雖然水、酵母和大麥是我們威士忌的關鍵成分,但在釀酒旅程的每個階段,時間是必不可少的因素。

一旦我們的酒桶獲得我們製桶大師 Stuart MacPherson的核可戳章,然後這些酒桶便會被送往附近的雪莉酒酒窖,那裡的帕洛米諾葡萄生長在西班牙 Jerez (赫雷斯) 地區相當特殊的 Albariza 土壤中。該土壤含有高達 80% 的白堊,其顯著特徵便是它能保持水分,這對於在乾燥的夏季滋養葡萄藤至關重要。一旦進入酒窖中,酒桶就會裝滿乾燥的 Oloroso (歐洛羅索) 雪莉酒,然後存放並調味至少 12-18 個月。

我們使用了許多不同尺寸的酒桶,從 190L 美國橡木酒桶 (用於波本原酒) 到在西班牙 Jerez 製造、更大的 500L 雪莉酒桶,並以 Oloroso 雪莉酒調味。

美國橡木雪莉酒調味酒桶

雪莉酒產業長期以來一直愛用美國橡木來熟成雪莉酒。它們比歐洲橡木輕,並且非常適合裝盛 Fino (菲諾) 及 Oloroso 等較乾的葡萄酒。美國橡木和雪莉酒之間的聯繫最早可回溯到 1820 年代。我們的美國橡木酒桶裝滿了 Oloroso 雪莉酒,酒精含量約為 18%。我們使用雪莉酒桶、Puncheons 桶和 Traditional Hogsheads (500L/250l) 等不同尺寸的酒桶,並歷時 18 個月緩慢調味。 為什麼要花這麼長的時間在這些甚至不會加入最終產品裡的酒液上? 這步驟看似不必要,但對我們而言,每個階段都是有意而為,而這一步額外的等待更是值得。時間沒有捷徑;你不能急於求成或妄求加速。我們選擇不急不徐地對我們的酒桶進行整整 18 個月的調味,因為我們經過多年精進才了解到,需要這麼長的時間才能夠達到我們的標準。

歐洲橡木雪莉酒調味酒桶

我們的歐洲橡木種植在西班牙北部 (Cantabria 與 Galicia),也延伸到法國境內,以及更東邊的歐洲大陸。它們作為原木風乾一年,然後作為桶板風乾長達 18 個月。我們還烘烤我們的酒桶,以形成均勻的一層,並有助於平衡我們醇酒的風味。 和我們的美國酒桶一樣,這些酒桶裝滿雪莉酒,並經過 18 個月的調味。此過程的每個步驟都可能會影響我們威士忌的風格與外觀,就像一種複雜而微妙的舞蹈,使我們的威士忌釀酒師能用相同的新釀酒液創造出多元的產品組合。

波本美國橡木原酒桶。

當我們使用前波本原酒桶時,我們用的是裝盛酒精含量不超過 62.5%波本醇酒的美國橡木桶。這樣的酒精含量更高,往往會縮小酒桶的特徵與顏色範圍,為我們新釀的酒液創造出一種獨特的氛圍。這些酒桶除存放在設定高溫的倉庫中,這有助於小波本威士忌酒桶 (190L) 在熟成過程中快速耗盡,通常須持續 4-8 年。波本酒的法定定義表示這些酒桶只能用於釀造波本酒一次。 在尋找更偉大的目標時需要耐心。絕沒有妥協或偷工減料的空間。我們所堅持的核心真理,便是卓越不是用金錢就能輕易換來的,必須經過學習和吸取經驗。這是既定的過程,必須完滿地進行,因為最終結果值回票價。

註冊

進入 Macallan 的世界

探索

精確時刻

巔峰:蒸餾時間的挑戰

探索
alert-image